2014年05月26日 星期一

两个男人的同居生活

2014年05月26日 星期一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春。特约记者吴东俊摄

    “母亲,天堂里您再弄一处菜园罢,栽种点蔬菜栽种点瓜果栽种点鲜花都行,只要不要有荆棘,栽种着幸福栽种着希望栽种着爱意最好,只要不要有苦难,让那些绿意鲜艳围在您的膝前,闹成一团,陪着您不再感到孤单不再寂寞,我在这阳世上还有很多必须做的事,我处理完了就来陪您。”这是本期散文《母亲的菜园》中,儿子对母亲的歉疚与独白。因为当母亲得知他身患重病,老人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选择不置一词离开了人世,以至康复归来的他站在母亲荒芜了的菜园里说出了这番肝肠寸断的话语……

    认识晓峰已经很多年,印象里的他是位颇具艺术气质的画家和诗人。其深刻与才情,一如他在《自画像》里所述:“我有一支画笔/却从来没有准确清晰地/勾勒出过自己的人生;我画过很多画布/唯一没有留下的是洁白……”

    逸风原本是写散文的高手,本期却特别选用了她的小说。逸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熟悉职场的人事和游戏。所以《》中,湖北与湖南两个人倒也各怀心机,真实可信。

    ——编者

    两个男人的同居生活

    (小说)

    柳逸风

    张湖北和周湖南同居一室。

    张湖北是黄冈人,剃个平头,一脸横肉,一双牛眼,他和老板挂着一点八杆子打不着七杆子勉强够着的亲戚关系,原是一家国营厂的干事,下岗时年过半百,出来打工,老板叫他做后勤经理。一下子有200来号人叫“张经理”,张湖北的牛眼每天瞪得很圆,高亢的声音每天都在除了生产车间以外的每个角落响起,简直不是一个“牛”字可以了得的。

    这天,张湖北没事正坐在前台架着二郎腿和两个妞胡侃,手机响,他当即收拾起横肉上的笑容,放下正抖个不停的脚,起身,略弯着点腰,“哎,老板。我在我在,您说。”然后是一连串的好,“好好好好好……”

    晚上,老板的车从广州回来刚进公司,张湖北已等在大门口了,他上前替老板打开车门。

    “老板,辛苦了。吃饭没有?”老板看来心情不错,指着同车回来的一个40来岁的小个子男人介绍说:“湖北啊,这是我新请来管技术的生产部经理,姓周,湖南湘西的,以后他就和你住一起。先委屈一下,等有了空房再调一个单间。”最后这一句是对着周湖南说的。

    老板转身走后,张湖北领着周湖南回宿舍,俨然领导或是父辈,现编了一套宿舍规矩教育周湖南,并把每周拖一次地的事派给了周湖南。初来乍到,周湖南也不说什么,一向勤快的他一周会拖两次,还把结了不少尘吊的风扇也下下来擦洗干净了。这让张湖北很受用,见人就说周湖南勤快,十分口气里,八分欺人一头。

    张湖北虽然是个经理,但一不懂生产技术二不会联系业务,他只在宿舍卫生啊食堂排队秩序啊保安啊这些地方抖威风。张湖北身材牛高马大,爱讲话,讲起话来总还配以很有力的手势,一副二老板的架势,工友们见不惯也不愿招惹,都是绕着他走。

    新来的周湖南身量不高,精精细细的,说话少且慢。据说周湖南不但技术好,而且为人仗义,曾经在路上帮女同事追回被抢走的手提包。他来以后解决了很多技术上的问题,老板很器重他,称他是“才德兼备”。工友们自然也很敬重他。

    周湖南胃不太好,自备了一套炊具,有空就煲点排骨粥或是瘦肉粥。他叫张湖北一起吃,张湖北一边吃一边嫌吃粥没味,说要有酒才叫宵夜,然后是老板哪次哪次请他去哪里吃了什么宵夜喝了什么酒,话到是比粥多。周湖南随他怎么说只是笑,也不搭话,自己吃了就休息了。

    张湖北嘴馋,有喝两口的嗜好,但不会做,也舍不得花钱吃。刚来的时候,有些中层人员和归他直管的员工时不时地请他吃宵夜。但是他一喝了点就满嘴跑舌头,乱训人,所以后来一到了晚上下夜班的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回避他四处顾盼的牛眼。而新来的周湖南,虽然不吭不哈,技术却是硬通货,很快就引起几个心眼活泛的小年轻的注意,大约是想拜师,经常轮流地从早餐请到宵夜,周湖南推了几次推不掉,便吃人三餐还人一席,有来有往,除了工作,常有人可以聊聊天。

    本来张湖北一个人住没人理也不觉得,现在有个同屋,天天晚上有人来找,互相使个眼色就一起出去了,这时候,总有一股一股的火在张湖北的脑子里蹿。张湖北可是忍不住要说的,背着说。周湖南总是能听到的,但他笑笑。工友们都说张湖北这是吃着猫饭,发的狗疯。

    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张湖北看老板很器重周湖南,从不敢当着周湖南的面说什么,但周湖南还是听到了,两个人像夫妻一样开始冷战,彼此不理睬。

    再后来,老板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掂量了一下,一边是亲戚,一边是技术骨干,最好是能和睦相处。有一天专门把两个人约到一起吃饭,酒桌上,老板先拿话把张湖北抬得高高的,说他有管理经验,见过世面。张湖北一上桌就开始喝,老板这一半话,把酒精点燃了。一下子打断老板开始高谈阔论,句句不离当年怎么怎么样,句句都拿周湖南来垫底,明嘲暗讽周湖南从农村来的没见过世面。老板本来是想接着说要张湖北顾全公司中上层的团结,不要在员工面前说不利于团结的话,更不要针对周湖南这个他好不容易才挖回来的技术人才。可是张湖北厚积薄发,加上酒精作用,根本没让老板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喝到后面干脆站起来指着周湖南的鼻子骂:“告诉你,老子在这里是有来头的,老板也要买我几分面子,你别仗着有点技术,再狂再狂地老子废了你!你信不信?”

    老板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看着周湖南,想说什么,周湖南还是笑笑,抢了老板的话头,说:“这个湖北啊,喝醉了。”

    第二天,张湖北在员工中大肆宣扬老板请他吃饭了,还把周湖南训得一钱不值。有工友跑去和周湖南说,周湖南还是笑,什么也不说。

    晚上回到宿舍,张湖北看到周湖南拿着一块砖头样的东西,马上警觉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只见周湖南径直走到阳台,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地开始磨那把菜刀,磨了一会,拿进屋对着灯光看锋口,一边用手指敲敲刀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这刀要是宰个什么的话,一定不会痛的。磨完刀,周湖南冲凉后睡了。

    从那天以后,张湖北失眠了,每天必须听到周湖南的呼噜声后才敢入睡。一个月后,公司行政实行无纸化管理,张湖北对电脑一窍不通,老板婉转地让他辞职走人。

    后来,张湖北成了厂里不学无术的反面教材,和老板显示自己任人唯贤不唯亲的有力证明。再有人提起张湖北,周湖南仍是笑笑。

下一篇
点击进入论坛,结交更多好友。
已有账号? 点击 或者 用
每日推荐
活动召集
每日热门话题

贵州都市报联系电话
夜班编辑部:6625181                         体育新闻部:6625165               财经新闻部:6625174          教育周刊:6625157              娱乐新闻部:6625164          旅游周刊:6625175
广   告   部:6626222、6626333          发行部:6775896                     新 闻 热 线:96811             理财热线:18985022288       总编室:6773939  
本 报 地 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楼10-11楼    邮编:5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