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6日 星期一

试图书写当代生存形态

刘心武谈新作《飘窗》

2014年05月26日 星期一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刘心武在寒山寺。(漓江出版社供图)。

    本报记者姚曼

    在上一部长篇小说《栖凤楼》推出近20年后,刘心武新作长篇小说《飘窗》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了,并刊载于今年第五期《人民文学》。

    在3年前的散文《在飘窗台上看风景》里,刘心武这样写道:“书房飘窗台是我接地气的处所。从我的飘窗台望出去,是一幅当代的《清明上河图》。不消说,我新的长篇小说,其素材、灵感,将从中产生。”

    《飘窗》是刘心武的第8部长篇小说,也是20年来第一部写实主义的长篇小说。在《飘窗》中,刘心武描写了包括薛去疾在内的近30个人物,虽然只有十几万字,但以纷繁的线索和巧妙的勾联,展现出当代各阶层人等的生存困境和人性的复杂多面。

    他在接受本报电邮采访时谈到,《飘窗》的创作路数是写实主义,这种写法当然也需要想象力,但必须要从实际存在的素材出发,因此,不但人物有原型,空间也有原型,乃至一些情景、一些道具、一些话语,也都有原型。他说他,镜照我们这个时空的人性与尊严。

    其实我一直在写小说

    文化周刊:这些年人们认为您去搞《红楼梦》研究了,为什么又写起小说来?

    刘心武:其实我一直在写小说,本世纪以来中篇小说就有6部,还有若干短篇小说和小小说。

    我的写作一直是种“四棵树”,即“小说树”、“散文随笔树”、“建筑评论树”、“《红楼梦》研究树”。只是因为在《红楼梦》研究方面,由于上了央视《百家讲坛》,相关书籍畅销,响动大,把另三棵树的果实遮蔽了。

    文化周刊:《飘窗》从研究《红楼梦》吸取到什么营养呢?

    刘心武:从《红楼梦》学到悲天悯人的情怀,学到对社会边缘人的关注,学到“世法平等”的眼光……从技巧上学到的更多,曹雪芹写妙玉,饮茶栊翠庵那段情节,仅用1500多字,通过她几次开口说话,就让这个人物活跳,性格跃然纸上,我在《飘窗》中也尽量使叙述简约而生动,有时也是基本上通过对话把人物勾勒出来……总之,对《红楼梦》是研究心得,浸润在了《飘窗》的文本中。

    和新潮保持互动关系

    文化周刊:您说您是个潮老头,在写作时会加入一些很潮的元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潮”生活?

    刘心武:我对社会生活的变化比较敏感。对市民社会的形成有自己的思考。对新事物保持着持续的了解愿望。漓江出版社最近又刚出版了《跨世纪的文化瞭望——刘心武张颐武对谈录》,读了这本对谈,也就可以知道我是如何保持着和新潮的互动关系的。

    近来总有人说我“不务正业”。请问我的“正业”是什么?我早就不是专业作家,没有写作任务,不用报计划,更不用自己驱赶自己,就是赋闲,退休,自己过活。我的生活状态一般是:上午睡觉,中午起床,自己张罗一顿便餐,下午看书、听音乐、上网、会客或出外活动,晚上有家政工来帮我打扫、洗衣,做一顿晚餐,晚餐后去儿子家逗孙女儿,散步……晚上22点至24点敲电脑写作。当然,每年都要外出旅游几次。

    文化周刊:《飘窗》的主人公是退休知识分子薛去疾,“薛去疾”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

    刘心武:有人认为《飘窗》里的薛去疾有我自己的影子,我不否认。但薛去疾这个人物,跟我的区别太大了,只是他那种原来以为庙堂污浊江湖清澈的想法,在经历过若干世态人心的历练后,有所憬悟,就是不要陷于庙堂江湖二元对立的思维定势中,这类的心路历程,我自己确实是有过的。薛去疾一直有心病,这个“疾”应该去掉。这是一个我用心去写的角色。

    这是一个群像小说

    文化周刊:《飘窗》里您写了很多市井人物,您觉得您能把这些人物写得活灵活现的关键是什么?从《钟鼓楼》到《飘窗》,您的关注点都是市井生活,这是一种情结吗?为什么?

    刘心武:我自己其实也就是个市井人物。但我毕竟往上面往更下面也都一些个见闻,这成全了我的小说创作得以上中下各阶层贯通着写,其实以前的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乃至小小说,我也都写到中上层,写到星级酒店豪华场面也写到大杂院贫民窟。

    底层人物一直是我的关注和描写对象。《钟鼓楼》、《栖凤楼》、《风过耳》里都有底层人物的角色。至于中篇小说,那就更是常以底层人物为主角,比如2003年发表在《当代》杂志的《泼妇鸡丁》,约8万字,在大陆收入了我的小说集,在台湾出了繁体字单行本,在法国出了法译本,他们认为那样的篇幅和内容也就算得长篇小说,可以单独印行。《泼妇鸡丁》就是以商品楼盘的保安为主角的,还写到许多其他的底层人物。《飘窗》里有底层人物,也有中产阶级和富人,是群像小说。

    我就是一个退休金领取者

    文化周刊:您说接下来将研究《金瓶梅》,能否透露一下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研究对象?

    刘心武:“接下来要研究《金瓶梅》”是前些天记者报道中的一个说法。其实我很早就研究《金瓶梅》,我评点《金瓶梅》的工作1994年就完成了,因为种种原因,2012年漓江出版社才出版,似乎也有读者欢迎,2014年又推出了精装本。请注意啊,漓江出版社是先出了我的评点《金瓶梅》卖了一年多,才在最近出版长篇小说《飘窗》的啊。我在南京跟记者交谈时说,我回北京以后,要用若干天忙一下关于《金瓶梅》的事情,记者因为对漓江卖了一年多《刘心武评点〈金瓶梅〉》不知道,报道成我要开辟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其实是,我的《金瓶梅》研究正在收尾,因为漓江出的评点本是删节本,今年我正与台湾一家出版社合作,出版《刘心武评点全本金瓶梅词话》,对原著一字不删,而我的评点也有所增加,要出成线装本,四函20册,这些天我正在看大样,今年这套线装书出版后,我也就暂时不搞《金瓶梅》的研究了。这一情况希望现在采访的记者能加以廓清。

    文化周刊:对于作家和红学家这两个身份,您怎样看待?

    刘心武:我不在专业作家编制里,跟红学所、红学会更没有关系,因此严格来说我并没有作家和红学家这两个身份,这两个身份是社会大众对我的一种友好的泛称,我的身份就是一个退休金领取者,我的写作和研究完全是随心所欲。

    作者简介

    刘心武:当代著名作家、红学家。1942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曾当过中学教师、出版社编辑、《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

    1977年发表的短篇小说《班主任》被认为是“伤痕文学”的发轫作。长篇小说《钟鼓楼》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奖。2005年起陆续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录制播出《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系列节目共计61集,并推出同名著作,除小说与《红楼梦》研究外,还从事建筑评论和随笔写作。

点击进入论坛,结交更多好友。
已有账号? 点击 或者 用
每日推荐
活动召集
每日热门话题

贵州都市报联系电话
夜班编辑部:6625181                         体育新闻部:6625165               财经新闻部:6625174          教育周刊:6625157              娱乐新闻部:6625164          旅游周刊:6625175
广   告   部:6626222、6626333          发行部:6775896                     新 闻 热 线:96811             理财热线:18985022288       总编室:6773939  
本 报 地 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楼10-11楼    邮编:5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