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19日 星期三

奇迹会发生吗

——贵州百灵集团一个亿购买一个苗药秘方的幕后故事

2015年08月19日 星期三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杨国顺老人。

杨伯祖先原住地飞虎山。

百灵集团厂区一景。

    “大自然为人类的每一种疾病,都隐藏了一个秘方、一种解药,我们只需要具备发现这个秘方、这种解药的慧眼。”

    ——姜伟

    如果不出差,那么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姜伟一定在打太极拳。这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姜伟是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百灵”)董事长。两年前,他高薪从河南陈家沟请来知名的太极高手,专门教他练太极拳法。

    两年过去了,姜伟现在打的太极拳,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柔中带刚,姿势优美,而且实用。

    但姜伟打出的另一套“组合拳”,其实更为漂亮。

    组合拳之一:斥资数千万,在贵阳的黄金地段,开设了一家贵州百灵专科中医院。而这,只是他旗下的第一家专科中医院——按姜伟的战略构想,贵州百灵在未来的岁月里,将在全国的每个省会城市,都开设一家这样的专科中医院,潜心为患者服务。

    组合拳之第二拳,是姜伟打得最惊世骇俗的一拳——花一个亿,购买了一个苗药秘方。

    一个亿! 买一个秘方!

    …… ……

    惊诧,真的令人惊诧。

    惊诧之后,一系列的问号接踵而至:姜伟这样做,勇气来自哪里?这种勇气又是否有足够的科学依据和市场支撑?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秘方?这个秘方,有着怎样的文化积淀与传承,值得姜伟和他的上市公司做出如此惊人之举?而又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姜伟购买了这个祖传秘方?购买秘方之后,又以怎样的科技力量、进行了哪些科学论证与临床试验?权威部门包括卫生、药监等,对此是否认可?

    而这一切,是否意味着一个有关中药的奇迹,正在发生?

    近日,笔者来到安顺,实地调查——姜伟组合拳的背后,原来有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

    1

    苗药秘方之飞虎山

    秘方,庐山面目神秘,效果神奇。

    “千年苗医、万年苗药”。苗药的奇妙功效,在高科技的当代,已被更大范围认同、认可和赞美。

    苗人杨国顺,人称杨伯,他的手里,有一个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秘方。

    杨伯生于1942年,今年已72岁高龄,但身体依然很好,走路健步如飞。

    2015年8月,我们跟随杨伯,到杨家祖先原住地,感受苗家山川灵气。

    苗族杨家祖先原住地,在贵阳与安顺之间的平坝县,距离贵阳80余公里。

    平坝县白云镇平元村外山坡上,有一座大墓。杨伯说,那是南迁的苗族杨氏宗族的第一代啟祖之墓,杨家后代于2006年3月建墓立碑。墓碑上的文字,简要记录了苗族杨氏宗族的悲壮南迁及最后定居过程:“杨氏宗族系蚩尤后裔,原居黄河长江流域;后蚩尤兵败,族人被迫一路南迁,最终定居平坝,拓荒开垦……”

    距大墓不远处,一座奇特的小山非常夺目。杨伯说,那叫飞虎山,是杨氏祖先2000年前的居住地。

    飞虎山里,特殊地貌形成的天然洞穴,分上、中、下三层,内部自然通连;从山顶瞭望出去,视野宽阔,几十里外的情形一目了然。“洞里有水、有吃的,再加上祖先后来修筑的坚固围墙,高达两三米,完全就是军事要地。可以防猛兽,也可以抵御外族的入侵。”杨伯讲,要不是选择了险要的飞虎山,苗族杨家一脉,就不可能在当年那样凶险的自然环境和连年战乱中,生存繁衍下来。

    与平原周围的所有山野一样,飞虎山上,密布各种野生植物。“很多可以入药。苗药,就是到处都有的草哦叶哦、还有根这些组成的,大自然恩赐的。它们相同点就是,都不金贵。苗药不是贵重药品。”杨伯指着一种浑身长刺的藤蔓植物说,那叫“落地生”,是特别好的消炎药。

    2

    苗药秘方之杨家母亲

    杨伯的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苗医,不仅给自己家人治病,也给外人治病:“周边方圆数十里、几十个村寨的汉人,有什么大病小痛了,都来找母亲。来找母亲的苗人也有,但非常少。因为苗人家家都有秘方。苗家以前的生存环境很险恶,逼迫苗人自己遍尝山中百草,就地取材,为家人治病。”就这样,苗族千百年来一代一代传承,苗家,就家家都有了自己的秘方。“小病不出家门、大病不出寨子。”

    母亲看病的方式很奇特,对患者问完、看完后,自己一个人悄悄上山,“全部捣碎处理好,连不要的部分,都要深埋,以免别人发现挖的什么草。为了保密。”

    那个时候,盐巴很精贵。患者看病,条件好的,给的就是一块盐巴,“一两到三两左右,还有一份点心。家庭条件不好的,就是一升米。患者拿药回去,吃好了,最后再来拿一次‘断根药’;拿‘断根药’时,一般还会抱只大公鸡来酬谢母亲。”

    母亲能治很多种病,但杨伯记得最清楚的,是一种苗语读着“车嘛”的病。“‘车’,汉文的意思就是饿;‘嘛’,就是痛。这是一种‘饿病’,患者特别吃得,喝得多、拉得也多。”每次有这种患者来,母亲就让他到野外解小便,“小便一解,如果很快就有苍蝇、蚂蚁来,而且来得很多,那就是得了‘车嘛’。”母亲治疗“车嘛”很在行,“就是几味草草药,患者吃了,不久就好了。”

    那个时候,杨伯还不知道,“车嘛”,现在名叫“糖尿病”。

    (下转A07版)

版面新闻
每日热门话题

投稿邮箱:gzdsbgy@163.com  地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厦  订报热线:0851-86775896  邮发代号:65-25  广告热线:0851-86626222、8662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