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钓青蛙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王溱,80后,现任职于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河北作协小小说艺委会常务理事。作品散发于《百花园》《羊城晚报》《深圳晚报》《小小说时代》《天下》等报刊,作品入选《文友星系之黑白札记》丛书。

绘图/猫小七

    王溱

    妞儿有一双杨丽萍的手,竹篾条儿在她手里舞出S形的身段,手挽手就成了篓。篓可以装鱼,也可以装蛇,妞儿拿来钓青蛙。

    扯根绣花的线,线头绑条青蛙腿,从茂密的番薯缝里伸进去。抖呀抖,抖呀抖,不一会儿傻青蛙就扑过来了,竟分不清那是同类的腿,啊呜一口吞,妞儿瞅准这时机用力一扯线,钓起的青蛙刚好跌落篓中。只有极少数嘴松得快的,得以逃生。

    妞儿笑了,笨青蛙,只会呱呱呱。

    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那只青蛙,它机警地盯着眼前可疑的猎物,一动不动。同样一动不动的还有一条黑白相间的毒蛇,它机警地盯着可疑的青蛙。也是,会思考的青蛙,太可疑了。

    妞儿还在不懈地抖动着诱饵,她一点也预料不到,片刻之后,青蛙会扑向诱饵,蛇会扑向青蛙,扯出了一只青蛙和一条蛇的妞儿会吓得松开手中的线,蛇就这样掉在地上,逃窜中咬上她的光脚丫——这可是少见的银环蛇,毒着呢! 妞儿只怕要一命呜呼。

    不过这一切还来不及发生。就在青蛙决定结束思考的前一秒,妞儿的弟弟忽然冒了出来,他一把夺过妞儿的篓,撒腿就跑。

    还给我! 妞儿大喊。

    就不给! 弟弟边跑边说。

    妞儿急了,扔下线,拔腿就追,是我钓到的!

    弟弟头也不回,娘说了,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

    妞儿不仅手巧,腿也快,不一会就追上了弟弟。

    弟弟打小饭管足,劲大,但毕竟小妞儿两岁,篓还是给妞儿抢了回去。妞儿把篓子紧紧抱在怀里,扭头沿鱼池边跑开,她不知道就在离她三米开外的池边,有块泥崩裂开了,妞儿会在跑三步之后踩上它,随着崩塌的泥滑进鱼池里,再也上不来。

    可事情还是没有发生,就在妞儿的脚踩上去的前一刻,弟弟揪住了妞儿的辫子,往后扯,疼得妞儿连连后退。

    妞儿气急了,忘了不许打弟弟的警告,转身跟弟弟扭打起来。弟弟揪住妞儿的头发,妞儿扯着弟弟的耳朵,两人拱成一个环在地上翻滚,谁也不松手。

    很不幸,死神还没放弃妞儿。就在离两人脑袋半米不到的地方,有块尖锐的石头,像把锋利的刀,妞儿会被弟弟无意识地一压,石头直接插进后脑勺,当场毙命。

    滚一圈,再滚一圈,眼看妞儿的头就要撞上石头,竟被人一把拽了起来。妞儿抬头一看,是娘,娘还没等妞儿站稳就狠狠抽了她一巴,赔钱的东西,就知道欺负弟弟。

    妞儿哇地哭了,是弟弟抢我钓的青蛙!

    娘又甩出一巴,让你编篓子给你爹装鱼,偷懒钓什么青蛙!

    娘抱着弟弟走了,弟弟搂着篓子昂着头,像战胜的公鸡。妞儿知道,篓里的青蛙今晚会变成一碗香喷喷的炒青蛙,摆在弟弟跟前。

    妞儿很不甘心,当然,死神也很不甘心。他开始撺掇妞儿,你看呀,你哪里有爹娘呀,他们只会让你干活,让你给弟弟攒将来娶媳妇的钱,万一钱不够,他们肯定会把你卖了,买你的人也不会给你饭吃,他只会打你。你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妞儿猛然止住了哭,她想起隔壁村的大栓媳妇,听说是大栓他舅从外省买来的,不老实,欠抽,身上经常被大栓抽得又青又紫,她哭,又挨打,再哭,再挨打,最后还是用一根麻绳解脱了,那身体挂在树上荡来荡去,就像某些被钓起的青蛙,死死咬住饵不肯松口。妞儿也想解脱,她找来一根麻绳,绑到了树上,搬来了垫脚的石头。没多久,妞儿伸出的舌头就永远缩不回去了……

    这一切又是还没有发生吧?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惜,树枝没有断,麻绳也质量可靠,更没有什么赶集的种地的人刚好经过,总之,妞儿就这么死了。

    是真的,此刻我就站在她的坟前。坟没有碑,看不出姓甚名谁,妞儿只是我臆想的名字。

    事实上,我只是来乡间采风,刚好看到这么一座没有墓碑的坟,村里的老人说,这里边埋着一个十岁女娃,据说是上吊死的。我实在想不通,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至于死在自己手里呢? 我想着想着,臆想出这样一个故事。如果女孩不死,我还想继续编下去:若干年后,长大的女孩出了村子,上了艺校,她杨丽萍般的手在舞台上轰动全国。

上一篇  下一篇
每日热门话题

投稿邮箱:gzdsbgy@163.com  地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厦  订报热线:0851-86775896  邮发代号:65-25  广告热线:0851-86626222、8662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