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30日 星期三

中环路上下匝道越来越挤,政协委员建议——

缓拥堵 BRT道能否借道一用?

2019年01月30日 星期三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一辆电瓶车行驶在中环道路中间车道上。

    本报记者  姚东  杨兴波  实习生肖红  摄影报道

    近两年,贵阳市中环通了,地铁也通了,极大方便了市民出行,但中环路上大货车、摩托车、电瓶车经常可见,在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政协委员、民盟贵州省委调研处处长孙华递交了一份《加强对贵阳中环路管理的建议》。

    现状

    自2017年初,贵阳市中环路建成通车后,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贵阳市区的交通拥堵,极大地方便了市民的出行。但随着行驶车辆越来越多,中环路的管理问题日渐突出,夜间大货车在中环路上随处可见,摩托车、电瓶车随意上道,部分上下匝道不畅引起的拥堵也天天出现且拥堵路段逐渐增多。

    建议

    交通管理部门加大巡查力度,对违反规定上道的大货车、电瓶车等进行查处,从重处罚。

    在部分车流量大且道路狭窄易发生拥堵的路段,如转弯塘隧道到南岳山隧道,借鉴中环路东段的管理方式,社会车辆允许借道BRT道,加大通流量。此外,在非BRT运行时段(22:00-6:30),全路段允许社会车辆共用BRT道,减少道路资源浪费。

    对一些极易造成拥堵的匝道,特别是下中环路匝道延伸路段的交通管理进行微调,以有利于疏解拥堵,如五里冲段下道口和汤巴关路段。

    从中环路南段进入东段或进入富源路是一个瓶颈,天天堵车,将进入中环路东段的社会车辆,从共用的BRT道分流可大大缓解堵车。

    便捷的中环,交通越来越复杂

    “怎么搞的,又让大货车混上来!”家住照壁巷的魏先生告诉记者,有天一大早,他驾车去观山湖区开会,为了避开中环路东段新添立交堵点,他七点十几分就出发了,可到中环东段登高云山处,只见一辆大货车坏在最右边车道上一动不动,有两个男的在卸轮胎,后面尾车排成长龙。他庆幸,之前自己走的是BRT车道,不然要想临时变道都困难。

    魏先生说:“现在出门,我都是首选中环,无论是进城也好,还是出城也罢”。在他看来,因为走中环相对便捷,现在行驶在中环路的车辆也越来越多,问题日渐突出,他经常看到有大货车在中环路上大摇大摆的走。中环路上,还有几处上下匝道口特别拥挤,“有一天,我从南岳山隧道方向去贵州理工学院,在五里冲下中环,半个小时都没下得了中环,道口拥堵下不去”。

    “每天上班高峰,中环路渔安立交到汤巴关立交段,不堵车就奇怪了”。家住世纪新城的盛先生说,经过无数次的观察,他已经得出了结论。要么根据情况错峰上班,要么出门前把大概堵车的时间也算上,这样有心理预期。

    在中环路上,交通越来越复杂了,摩托车、电瓶车,窜来窜去,险象环生。

    根据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发出的《通告》规定:中环路全天禁止大型货车、专项作业车、低速货车、三轮汽车、非机动车(含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驶入;每日7:00至20:00禁止小型货车驶入。

    虽有“引导员”  仍有漏网之鱼

    1月29日下午,天灰蒙蒙的,还下着细雨,记者来到未来方舟上中环路东段匝道口处,只见一名“文明交通引导员”戴着帽子、穿着棉衣,不停地搓手、跺脚,感觉他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冻僵了,但他仍紧盯着来车的方向。

    据这位引导员介绍,像这样他从早上7点过,一直要坚持到晚上7点过才下班。

    “每天,我的主要任务是盯货车,一旦有货车前来,准备在下匝道上中环就拦下,劝他们改道。有时一天可以拦下好几辆,有时一天一辆都没有。货车体积大,又行驶较慢,一旦疏忽放它上中环后,定会影响中环路的交通,所以不能让货车在我眼皮底下成‘漏网之鱼’”。

    据他介绍,不是所有的货车都不能走中环,只要驾驶员能出示走中环的“通行证”(交警部门发放的),他们就会放行。另外,他还负责拦三轮车、电瓶车,不准其上中环,而摩托车没有在拦截劝返的范围。三轮车行驶要慢得多,好拦下。在工作中他发现,很多电瓶车驾驶员不遵守规定,而且非常狡猾,当他和小轿车一并下匝道口时,电瓶车紧靠轿车左侧行驶,“文明交通引导员”想过去拦下来,但过不去,被行驶中的轿车挡住了,一溜烟电瓶车就跑了,如果执意拼命冲上去拦一辆行驶中的电瓶车,太危险了。这种情况下,难免有漏网。

    这位引导员告诉记者,他已经从事这份工作两年多了,像他们这种岗位,在整个中环路上大约有几十个。

    据了解,匝道口的“文明交通引导员”,晚上7点过就下班了,之后,上中环匝道口也就没人监督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