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传承四代的琴声

溪山踏歌行·胡琴陈音二胡专场音乐会在贵阳举行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三代人合影留念。

    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摄影张杰

    8月9日,贵阳孔学堂致敬祖国70周年华诞之溪山踏歌行·胡琴陈音二胡专场音乐会举行。今年已是80岁高龄的中国胡琴专业委员会会长、二胡演奏大师陈耀星,携陈氏二胡流派第二代传人、著名二胡演奏家陈军和陈氏二胡流派第三代传人、二胡新秀陈依妙,联袂为贵阳市民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二胡音乐盛宴。过程中,陈氏二胡流派三代传人或各展绝技,或联袂登台,共同奉献了一支支精彩的二胡曲子;而通过导赏人、著名胡琴演奏家、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沈诚的讲解,现场听众对二胡及传统文化,有了更丰富也更深入的理解。

    据介绍,此次演出是孔学堂溪山踏歌行系列活动的28场音乐会,也是孔学堂成立音乐推广研修院以来的第12场音乐会,以及2019年的第一场二胡专场音乐会。

    陈氏三代传人各有拿手好戏

    音乐会一开场,由陈军带来成名曲《弦语》。悠扬的琴声响起,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喃喃自语,时而欢歌笑语,把听众带入当夜的音乐盛宴。简短间隔后,陈军演奏了专门为这场音乐会准备的第二首歌曲《心中的阿尔金》。细心的听众发现,该曲目还是吴京首部电影《狼牙》的片尾曲,那凄美的音符还记忆犹新。之后旋律陡变,陈军的第三支曲子《赛马》,一改前两曲细腻轻柔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策马奔腾、大气磅礴之感,引得听众连声叫好。

    陈军的演奏告一段落,接着陈氏二胡流派第三代传人、女儿陈依妙登台。这个还是初中生的女孩,自幼随祖父陈耀星、父亲陈军学习二胡,如今已是诸多荣耀加身:2017年荣获国务院文化部第六届“文华”院校奖最高奖,2018年荣获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音乐小金钟”二胡新星称号暨金奖,并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元宵晚会》等。当晚的音乐会上,陈依妙表演的第一支曲子,是由青年作曲家王瑞作曲的二胡协奏曲《繁花》。她手腕轻抖,音乐史汩汩流出,袅袅的身姿,婉转的音乐,时而低沉,时而激越,确有一种传统文化特有的悠远之感,不仅博得听众的阵阵掌声,父亲陈军也忍不住说“演得好”。此外,陈依妙还带来了自己根据元代名家张可久的《金字经·胡琴》创作的一首乐曲,那是年轻一代对传统音乐的新认识和新理解。

    亲密合作共演艺坛佳话

    各自展示绝技后,陈氏三代二胡传人还分别进行合作。陈军还与女儿陈依妙合作了两首曲子《太极琴侠》与《狂野飞骏图》,前者是陈军对于二胡这种乐器的理解,后者则是他对父亲经典作品的临摹。与这种时尚感十足的曲子不同,陈军与父亲陈耀星合作的两支曲子《太湖风》、《山村小景》,则更多的透着二胡那种单纯和质朴的感觉。而这,其实是陈耀星那一代艺术家,对现实和艺术的朴素认知。

    导赏沈诚介绍说,陈耀星本是江苏常熟的一个农村孩子,自小和父亲学习二胡,由于技艺出众,于是被当时的一位音乐家破格招到南京艺术学院,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艺术生涯。毕业后进入部队,从而成为军旅艺术家。他一生用这把二胡走过边防,走过草原,走过海港,走过农村,为官兵和广大市民服务,用二胡鼓舞了士气,歌颂祖国。因为生长在南方,他怀着对故土深深的怀念,创作了这首《太湖风》,音乐的质感,就像南方的语言一样吴侬软语。

    音乐会的尾声,陈氏三代二胡传承人一起演奏了陈耀星创作的曲子《陕北抒怀》。演出由坐在舞台最右边的陈军开拉,老爷子接着拉一段,再传递给坐在最左边的陈依妙,然后三人一起弹奏。圆融悠远的琴声中,是一个音乐世家的天伦之乐,是三代人的音乐情怀,更是对革命历史的无限缅怀。演出结束,陈军特意邀请听众打开灯光,一家三代人背对听众,拍了一张集体留影。

    通过乐器表达所处的时代

    记者注意到,陈军与父亲陈耀星一起拉由陈耀星创作的《山村小景》时,老爷子一直低头弹奏,陈军则不时看看父亲。而一家三代人一起表演《陕北抒怀》时,他与女儿陈依妙,更是不时看着中间的陈耀星,那神情似乎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自己的家里。之后的采访中,这样的想法也得到了陈军的证实。“在我们家,音乐就像空气和水一样,今天大家听到的是一场不太能听到的音乐会,但这样的场景,在我们家是司空见惯的,随时都在上演。”陈军说。

    在大艺术家身边生长、生活和学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采访中,陈军分享了这种自然而然的学习和传承的感受。他说,父亲小时候,就是因为优美的调调迷上了二胡,二胡给了他的童年、少年、青年无限乐趣。之后,父亲把这个调调传给了自己,目的是一起演奏。“这种用琴弦来对话,用音乐来交流的方式非常高级。我在父亲这样的音乐家身上得到的,就是对音乐自然的理解和传承。”他表示,希望听众能得到这样的感受,特别是希望孩子们能喜欢我们的民族音乐。

    如今,在大艺术家的父亲身边长大的陈军,早已是中国著名的艺术家了,他不仅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更传递给女儿,因此对二胡这种传统文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观察和理解。他说,其实自己一家从爷爷开始拉二胡,到父亲陈耀星、自己,以及女儿,整整100年了。一家人所做的,就是想把自己对所处时代,发生的看到的一切,通过手中的乐器表现出来,让下一代人通过乐器了解我们的生活,以及所思所想。“大家都在说传承传统文化,但如何传承呢? 我希望能在中国找到具体的事例。我们一家四代人,一百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传承中国最独特的传统文化。”陈军说。

    在他看来,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背景,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语言,都用自己的声音诠释自己的时代。自己的爷爷身处阿炳的那个年代,那时,阿炳的《二泉映月》,就是时代的写照;父亲陈耀星经历过战争、上过前线,他的二胡中就是烽火硝烟;而自己的时代是改革开放后多种文化融合的时代,音乐声中所体现的,就是祖国的融合与发展;而到了女儿妙妙一代人所处的当下,其实正是中国文化正在引领世界文化潮流的时代,因此她们这一代是祖国的未来,从她们身上,能看到中国文化引领世界的发展。

下一篇

投稿邮箱:gzdsbgy@163.com  地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厦  订报热线:0851-86775896  邮发代号:65-25  广告热线:0851-86626222、8662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