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头版 -> 第A16版:文化周刊 -> 《我们的父亲》、《我们的母亲》出版

史铁生、陈忠实、贾平凹等近50位名家笔下的父母亲情

《我们的父亲》、《我们的母亲》出版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字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

    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每个人对父母都有浓浓深情,但大都埋藏于内心,或因私而不愿分享,或因隐秘而难以言说。这种最无私,也最深沉的情感,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愫?不久前,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们的父亲》《我们的母亲》两书,通过现当代名家写父亲、母亲的合辑,给出了最为典型,也最动人的答案。

    在书中,鲁迅、鲁彦、李广田、陈忠实、崔永元、方方等24位作家纷纷回忆了父子亲情,朱自清、老舍、邹韬奋、史铁生、贾平凹、肖复兴、阎连科、刘醒龙等25位作家,则回顾了令人动容的母子之爱。那些短暂的天伦之乐,以及“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无不唤起人们对父亲、母亲的深深怀念。此外,书中还特别选入了贾平凹女儿贾浅浅、陈忠实儿子陈海力对父亲的描写,带领读者一览这些写出皇皇巨著的作家,在儿女心中的模样。

    名家笔下的父亲母亲

    该两套书的《我们的父亲》分册,收录了鲁迅、鲁彦、李广田、陈忠实、崔永元、方方等名家对父亲的描写。鲁迅笔下,因为迷信,父亲在自己连续不断的叫唤声中咽气,以至自己再想起父亲瞑目前的叫唤声时,就觉得是“对于父亲的最大的错处”;鲁彦笔下,通过一只猫的视角,再现了父亲慈祥、善良的一生,以及自己浓浓的思念之情;李广田笔下,父亲本是一个和善的人,快乐闲静得犹如一个隐士,但脾气暴躁时,甚至亲手摔死了邻居家的羔羊;在陈忠实笔下,门前的椿树不仅是父亲艰辛地卖椽卖柴供两个儿子念书的见证,更是留下的唯一活物之一,那椿树,其实也就是父亲的象征;在崔永元笔下,父亲的一生“枪声紧、任务急,炮火连天中的琐碎,每日风声雨声却容不下半点悠闲”;在方方笔下,父亲一生随着革命工作而到处迁徙,晚年定居武汉后,觉得武汉的一切都不喜欢,只能在怀想中叹息:南京是如何如何的好……

    而《我们的母亲》部分,则收录了朱自清、老舍、邹韬奋、史铁生、贾平凹、肖复兴、阎连科、刘醒龙名家笔下的“母亲”。这些或母亲一生辛劳,把全部的生命都献给了儿女,或把想念的都埋在心底,只为成全儿女的幸福,一件件小事情深意切,令人感动。在朱自清笔下,不断给自己相亲的母亲,恰恰是那个时代女性的写照;在老舍笔下,母亲一生艰苦、隐忍又顽强,用自己孱弱的身体,负载着众多儿女的成长;在阎连科笔下,母亲为了等儿子回家过年,可以年年在车站等候,当得知儿媳没来时,又把打算呆半个月的儿子赶走……

    在这些文章中,最打动选编者张福臣的,是肖复兴的《母亲》一文:作者因为赶上了暴风雪,无法回北京和母亲一起过年了,于是大年初一的晚上给母亲写了一封信,从而发现“从来没有对母亲这样细心过,而以前这样的细心都是母亲给予我的,一封信写得心里格外伤感和沉重”。张福臣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一次春晚倪萍朗诵这篇“母亲”到现在,自己看一次流一次泪。

    儿女笔下,名家们是这样子的

    作家们写自己的父亲、母亲时,其实也正在被自己的儿女所书写。书中,作家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以及陈忠实的儿子陈海力,都从各自的视角写了自己的父亲。浅浅从自己的童年落笔,描写了自己对父亲的崇拜,并刻意模仿父亲写作、生活习惯等种种趣事,甚至打算学习父亲写作,向读者展示了作家罕为人知的生活:如一直怕麻烦人,女儿百般央求,也不愿意帮忙打听录取情况,但岳母去世后,却在冬夜里立即找车赶往现场,并通宵守灵,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单位上班……

    “也许这多年来,我父亲他从来没有手把手地教我做过任何一件事,也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不厌其烦地给自己的孩子传授过为人处世的道理。因为他总是太忙了,忙着写作,忙着应酬,忙着开会,忙着聊天打牌,甚至忙着写字挣钱,但是你从一个知天命的长者身上,学到了什么叫作言传身教,学到了什么叫作刻苦勤奋,什么叫作自强不息……什么叫作朴实无华。”通过看似琐碎的文字,能感受到作家贾平凹的忙碌,以及女儿贾浅浅对他的崇拜、期盼以及理解。

    相反,在陈忠实儿子陈海力笔下,父亲一生都在苦苦地追寻他的文学梦想,但从来没有因此而忽略了家庭责任。年轻时家里贫穷,陈忠实因没钱交学费而休学一年,最终没能考上大学,从而成为一生的遗憾。为此,他在对子女的教育上,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创造好的条件。书中一个有趣的细节是,《白鹿原》引起了强烈反响后,陈忠实窘迫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一生都恪守节俭的他和之前几乎没有变化,依然低调、沉稳、内敛,依然觉得最享受的时光就是一个人没人打扰静静地看书。但这样一个喜欢安静的作家其实也爱热闹,是真正的铁杆球迷,喜欢和球迷一起喊一起叫一起手舞足蹈……

    这是所有儿女对父母永恒的怀念

    “30多年来,我经手策划出的书恐怕也有几百上千种了吧。但是时时刻刻想编辑出版的两本书,一本是《我们的父亲》,另一本是《我们的母亲》。在我4岁时,母亲去世,从那时起就没有了母爱,留下只是对母亲模糊的记忆、无限的想念和梦。心中一直都攥着个念想,留下两本书在世上,是世上所有儿女对父母永恒的怀念。”采访中,选编者张福臣向记者谈起该书出版的缘由。他说,因为这两套书是一直想出的,于是时刻关注搜集有关父母的纪念文章。每当在报纸、图书、网络上读到那些好的文章时,都会主动与作者建立联系,从而为以后的约稿打下良好基础。这些文章或是千字小文,或是万字长文,却也都满溢情怀,让人心生感动,或有所感悟。

    “偶然的一个机会在网上看到了《父亲的脚步》这篇文章,深深地被它吸引住。字里行间我感觉作者的父亲和我的父亲的经历相差不多,就想和作者约稿。当我试图联系作者,才发现原来这篇文章是《实话实说》主持人崔永元写的。”张福臣表示,没想到小崔不仅节目主持得好,文章写得也好,但觉得小崔是名人,便不敢贸然向其约稿。当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他的同事打了电话进行沟通时,没有想到他竟然非常爽快地同意了。“谁能想到,我到现在还没有与小崔见过面!”他说。

    张福臣告诉记者,接到样书后作者们都非常满意,特别是崔永元还特意录制了一个小视频推荐这两本书,书中作者之一的晓苏,也在父亲节这天一次买了5套送给了自己刚高考完的侄儿、女儿们作为礼物。另外,该书的市场反响也不错,不少平台都有读者真诚而动人的留言。“这表明这套书的策划是成功的,我们很乐意以这样的方式向中国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孝道,并向天下所有的父母表达感恩之情。”张福臣说。

下一篇

投稿邮箱:gzdsbgy@163.com  地址: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厦  订报热线:0851-86775896  邮发代号:65-25  广告热线:0851-86626222、86626333